宅家不僅是對疫情最好的貢獻,更是獨特藝術作品的創作方式

2020-02-17 來源: 弘博網

這個周末,弘博網推薦各位一個特別的線上藝術展,在這個居家成為生活常態的當下,一觀居家人的關注與記錄。

截至9日中午12點,我們共收到98份作品,來自全國40余個城市,同時也有來自法國和加拿大的投稿。

因展覽容量有限,我們最終選出了30組作品,組成第一期線上展覽。

看展時長約為15分鐘,請觀眾酌情安排看展時間。

參 展 藝 術 家

▲▲▲

李澤鑫、黎鴻城、春英、大雄、海兄、楊逸辰、叮叮媽媽、Yiru Lu、Wuyan、小丸、小小葉子、姚熙琳、貞杰、DJ彭偉、Sam、 李濤、袁為、Erin、阿涼、楊禮杰、尹林華、周瑾和姐妹、阿Lam、張汶羚、陳娟、李昭然、李雪銘、 南汐、陳娟

展 覽 開 始

▲▲▲

《三個人在家》李澤鑫2020.02.08 河南省新密市家中

家就是美術館,那么家里的人、物就是作品。家原本是屬于私密的空間,作為美術館來說就要讓人去參觀,可惜的是,此時此刻沒有人能夠參觀這個——家就是美術館。家里的一切會像往常一樣在進行,只是這段時間禁止外出,美術館中的一切也終將會迎來參觀的人們。家中有我和我的父母,還有一只貓,我們是從大年初二禁止外出的,原本以為元宵節疫情會好轉,沒想到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也是我在家里面近十幾年呆的最長的時間。

《阿努比斯的稱重》黎鴻城2020.02.07 廣州番禺

《藍色風鈴》春英2020.02.08 廣東惠州

因為買不到口罩,我們每天都會很勤快的曬洗口罩,一直都沒注意到,口罩隨風飄拂的樣子像沒有聲音的風鈴,喜歡藍色,更喜歡把口罩洗干凈的滿足感。

《消融》大雄2020.02.01 徐州家中

微博上人們說,那些讓人憤怒的某些新聞,會在不久之后被層出不窮的新信息所掩蓋。我們記不得,我們都會忘掉。可是,雖說記憶消融在時間里,但那些“刺到我們的”,會在潛意識里留下存在過的痕跡。

《賞月》海兄2020.02.07 廣州家中

女兒春節前跟媽媽回姥姥家,疫情發生后,留在北方不敢妄動。三年來第一次在外這么久,她想自己朝夕相處的小伙伴,小伙伴也想她。月亮圓了,團聚的日子近了。

《野餐》叮叮媽媽2020.1.27 廣州家里

孩子喜歡戶外活動,最喜歡的是假日和爸爸媽媽到二沙島野餐玩耍。春節假期響應號召少出門少聚集不助長疫情,一家三口在家里“野餐”。眾志成城,疫情消退,大家又可以到戶外享受陽光。

《同桌》楊逸辰2020.02.07 杭州

我和老婆都是建筑師,我還畫漫畫,因為新冠疫情的原因,把設備都搬回家辦公,三塊屏連起來,幾乎占滿了兩米長的大桌,從夫妻變成同桌,希望不要越線,不要吵架,以上。

《小人物的故事:白色城堡 - 生與死》Yiru Lu

2020.1.31 上海家中

原本在生活中不起眼的口罩突然成為了能撬動生與死的重要物品。引起了我的反思。看到所有人的恐慌,作為建筑師的我決定以一組作品來反映不同人的心理投射。面對病毒普通人的日常:極力用小小的口罩筑起高高的城堡圍墻,并躲在其后。病倒的人希望獲得外界的求助卻苦于沒有口罩,而希望去施救的人面臨的同樣是無法提供自我保護的口罩的困難。而病毒游走在口罩這一堵圍墻,城堡之外,尋找著破綻想入侵這些無辜而又無奈的人群。特殊時期里,生存被簡單的一分為二:有城堡和沒城堡,生或者死。

《臨時消毒室》Wuyan20200206 西安家中

我自以為是一個理性的人,自疫情開始我們家都是井井有條沒有過多的慌亂。沒料到的是孩子憋壞了,在家把自己磕到皮開肉綻,我們全家不得不去醫院,這徹底打敗了我和孩子爸爸,我們極盡所能的想一切辦法,消毒液、酒精總會用完,怎么辦?有沒有環保且可持續的方式?因此我們的衛生間被改造成臨時消毒間,用一盞紫外線燈來對抗即將用完的消毒液和酒精,好像也是可持續發展的一種方法,但我不知道有沒有用,可操作性有多大,是不是可以推廣?未來或許我們都需要一間可以消毒的衛生間也說不定。

《無題》小丸 以前的畫作

眾志成城抗擊疫情!我是一名奮斗在一線的醫護管理人員,今天是連續上班的第22天!很累很焦慮也很大壓力,連休息時間都不夠更沒有時間畫畫,所以只能分享以前的作品。站好這班崗,繼續做好抗擊疫情這臺大機器的小小螺絲釘,發光發熱!

《UFO》小小葉子2020.02.08 廣州家中

庚子元宵困在家,想起燈寵年年掛,靈機一動想起它,裝個燈泡吊起來,誰能猜到它是啥?

《糧草滿倉》叮叮媽媽2020.02.07 廣州家中

一家子都是吃貨,往年的元宵佳節,不是在外面有特色的酒樓聚餐,就是當天到菜市場購買當季新鮮食材自家制私房菜。今年的元宵節是特殊的。節前采買了一大堆糧草,選購的標準是耐存放易消化,足夠供宅家辦公學習的一家人未來一個星期食用,食材塞滿了冰箱,廚房也成了個倉庫。往年精致豐富的元宵大餐是滿滿的儀式感,今年平淡樸實的元宵大餐是深深的責任感。

《無限循環》姚熙琳2020.02.02 杭州家中

17年過去了,繼SARS后的新型冠狀病毒又一次出現,我們必須要吸取教訓敬畏自然敬畏生靈,否則歷史仍會循環重演!

《玩具旅行社》貞杰2020.01.25-02.02 泉州家中

年幼的小侄子過年期間寄住在我家。他拿著一堆玩具,從房間玩到客廳,從廚房玩到陽臺。于是他的玩具散落在家的各處。那些玩具總是意想不到地出現,就像它們是有自主意識的,到處跑的生命。當零落的玩具點亮一個個小角落,我也從這些玩具的視角,重新認識這些我很熟悉的空間。你小時候找不到的玩具,也開始了自己的旅行。

《家就是電影院》DJ彭偉2020.02.06 廣州家中

《在臺北過的生日》Sam2020.01.24 臺北家中

我在大陸工作,過春節回到臺北家中,回來后發現疫情越來越嚴峻,決定延遲回大陸,一直在在線工作。這是期間生日媽媽給我做的生日蛋糕,是上海松糕,媽媽是多年前從上海來的上海姑娘。離鄉背井20年,老太太終于等到兒子回家過生日。

《真假》 李濤2020.02.04 立春 渭南家中

尺寸28×19cm.這個作品是立春那天在渭南家中所畫!在這自我隔離的十幾天里我和家人幾乎沒有出門,每天有很多消息從媒體上看到,一會兒說是真的,一會兒又出來辟謠說是假的!一會兒又說辟謠是假的!真真假假的信息鋪天蓋地,在這個非常的時期里,我們還需要努力分辨真假信息,找到自己需要的和愿意相信的!

《窗、天線、口罩》袁為2020.02.08 廣州家中

在疫情嚴峻的這段時間里,和世界溝通的三種形式。透過窗戶看看外面的世界;4G路由器的天線架在窗戶上,希望能夠信號好一點,通過網絡了解世界;一直買不到新的口罩,只能將口罩反復用,正好,口罩掛在天線上,可以通過陽光消消毒,每隔幾天,戴上口罩出去采購些物資。

《燈火》Erin2020.02.08 廣東廣州

今天是元宵節,往年我們會回父母家團聚晚宴,今年各自在家在線團圓。傍晚,我開始做飯,先生說今天難得空氣質量好,把“工作臺”搬到陽臺。我去叫他吃飯,看到身后住宅樓和二沙島上的燈火如常,馬路上冷冷清清。這個特殊時期,每個家庭守著自家燈火,期待重新綻放的一天。

《無題》阿涼2020.02.08 成都家中

疫情在家期間,平時幾乎不用冰箱的我高頻率地使用起了小冰箱。因為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經常點外賣或外出吃飯,所以開始自己做簡單的飯菜,也慢慢習慣了做飯的感覺。比起拍攝冰箱里的食材,冰箱門上的冰箱貼倒引起我的興趣并勾起了我的回憶:冰箱貼中糖葫蘆那個是朋友從北京帶給我的的,其他都是自己從各地旅行帶回的紀念。每每看到它們都能想到去過的地方。“自由”在此刻顯得更加珍貴和令人向往。

《血饅頭》楊禮杰

《天使在人間》尹林華2020.02.08 廣州工作室

現在新冠肺炎疫情已在神州大地上蔓延,身邊渲染出一絲絲恐懼的氛圍。感染、隔離、封閉、消毒、口罩等字眼不斷的在朋友圈刷新。地圖上確診的紅點一步步向自己的坐標圍合,如果不是必要出行都在家里窩著,家此刻成了我們最大的港灣。身邊的一切多少都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食和行都變得困難。但相對武漢而言我們已經好很多,他們才是人間煉獄。而在大家都著急閃躲的瞬間,有那么一群逆行者他們用自己的身軀照亮了這個灰暗的時刻。他們就是醫護人員、警察、記者、清潔工、快遞外賣等。

而我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正是享受他們的付出才能安然無恙。我在空白的畫布前沉默了很久,三番五次我都在考慮要不要動手畫。畢竟并不是每一個作品都有存在的意義,實際上也不一定能為疫情帶來什么實質性的幫助,與他們的剛需而言實在是蒼白無力。猶豫之際我冷靜下來,我的手里只有畫筆創作應該是我生而為之的使命。我該做的是更大膽的落筆,去記錄這次疫情、為他們在風雪中奮斗的時刻留下藝術的痕跡。


《每日一練》(視頻觀看可點擊:https://mp.weixin.qq.com/s/24W-AykV1-EO4Cl26Aggqw)

周瑾和姐妹2020.02.02-2020.02.08 廣州番禺

響應政府號召,不出門鍛煉身體。據說獨輪車是攀巖最好的搭檔,每日一練——獨輪車,每天一個體育項目,鍛煉身體提高免疫力!在疫情仍然嚴重的時期,孩子們自告奮勇的要來一場表演,并為此準備了2天時間。在長達半個月不出門的時間里,和和姐妹堅持每天最少一個體育項目的鍛煉,保持良好的心態和強大的免疫力。

《抑郁癥患者的內心世界》阿Lam 2020.01.28

這幅畫是新年期間在家創作的,來自自創的iPhone手繪系列「抑郁癥患者的內心世界」,因為本人是一個重度抑郁癥患者。這幅畫的名字叫「迷茫」,是內心感受的自畫像。

《元宵節的我》張汶羚2020.02.08 海南家中

2020年的開端,一場疫情打破了我們原有的生活,一時間冠狀病毒遍布了所有新聞。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呆在家中成為了大多數人的生活狀態。就像這次的元宵節,雖然是過節,但是總是摻雜了一些不安的情緒,在網絡如此發達的今天,盡管我們呆在相對安全的家中。我想我們中的一些人,或多或少都會偷偷的想象一下如果自己現在身處武漢,在空蕩蕩的充滿了末世感的街道上,或是親眼看到感染者的無力感。這些我們肉眼所不能看到的病毒帶給我們的這些相似的感受,把身處在不同地方的我們聯系了起來,家成為了我們不能聚集時的一個創造地和美術館。加繆在《鼠疫》中說“這世上如果還有一樣東西,人們總是渴望,有時也能獲得的話,那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溫情。”在這個與以往不太相同的元宵節,希望我們在創造每一個獨特的個體記憶的同時能夠產生更有意義的聯結。

《榻榻米》陳娟2020.02.08 長沙家中

榻榻米本來是我媽的儲藏室,疫情期間成了小朋友最重要的活動場所,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多功能室。運動室、閱讀室、手工室、廚房……有時候她會望著窗外,看著院子里的滑滑梯說:“媽媽,我想下去玩。”我只能說:“寶貝,等病毒都被趕走,我們就能下去玩了。”“那什么時候呢?”“快了,很快了……”

《時間差》李昭然2020.02 法國

這場意外來的太突然又太兇猛,現實的揭露人性在生死面前的畏懼。平時談論生死是多么灑脫,但在這現實瘟疫面前瞬間被打回了原形。

當聽到很多法國飛回國內的航班取消時,忽然感覺自己和家人隔了一個世紀。每個人在自己家里幾乎被封閉起來見不了面,卻無時無刻不想念自己牽掛的人。

巴黎時間24點,國內時間7點,迫不急待撥通與家人的視頻電話,從來沒有感覺這么急切想知道國內究竟發生了什么。病例不斷翻新的數字傳來,這時候牽掛的不僅是自己的家人,而更是祖國的人民,牽掛著這一大家子人。

身在法國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所有身邊的法國人都關心來詢問中國的肺炎病情,學校同時發來提醒全體師生們注意安全防護的郵件,這時候,中國人似乎成為一個敏感的身份,因為在法國的病例全是和中國有關。口罩一時之間成為能帶來安全感的寄托,大部分中國留學生卻根本買不到口罩,網上的訂單也全部取消,少數買到口罩的同學其實也不太敢戴。自疫情后,法國當地人倒是照常生活一切如舊,幾乎察覺不到他們的改變,但作為中國留學生的一員,平日和法國同學照常上課,只能晚上回家看國內的新聞默默擔憂。

大概只能這么畫兩筆我和我牽掛的人總有一個時間差就像斷層,那么近那么遠Il y a toujoursun décalage horaire entre moi et la personne dont je me soucieC'estcomme une faille, si proche, si loin

《盆兒》李雪銘2020.02.06 河南家中

盆兒作為一種家里常用的洗漱用具,往往不會令我們產生什么靈感。因為它太日常,通常被我們視而不見,也許它不夠特殊,不夠特別。

在疫情嚴重的時期由于頻繁的洗澡我開始注意到它,于是我發現這個廣口容器很像我們自己,不斷地被動地甚至是被迫地接收了無數條訊息,我們被盛滿了,這時候由于盆的容積有限,它急需往外倒水。與社交網絡上的我們一樣,我們憋了太久,不得不發表點觀點,作為置換。我們在獲取的時候也必須得輸出,不管它對不對。因此洪水爆發了——在一個個事件沖擊之下,我們終于得以傾瀉。實際上那時的我們非理性,也許是因為裝滿了水的盆兒無法保持平衡的緣故,但我們都知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等等》 南汐2020.02.07 中國湖北家中(視頻觀看可點擊:https://mp.weixin.qq.com/s/24W-AykV1-EO4Cl26Aggqw)

在家自我隔離的這半個多月里,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可以睡到自然醒,卻怎么都睡不著還常常失眠。近日,湖北農村連日降雨,讓本來沒有暖氣的房間連說話都有濃重的哈氣。看著時間一點點流逝,等待歸期,等待災難過去。 就像孩子所說的一句玩笑話,我們可以把后院的菜地改裝成游泳池,把門窗都換一下,好好裝修一下,這就是我們的鄉間別墅。想想這孩童般的創想真是不可思議。但也并非完全玩笑!午后,曬著暖洋洋的太陽,感受著鄉間的一切。想著溫暖的日光浴,手邊的白開水也是一頂絕佳的烏龍茶。我想象著,想象著,無論身處哪里,永遠無法阻攔我的想象。

《動物園》陳娟2020.02.07長沙家中

陽臺被改造成了動物園,有兔子,松鼠,蛇,刺猬,青蛙一家,還有水族館。好多動物都是這段時間宅在家中小朋友的手工,今天做了個集合。我問小朋友:“你在干什么呀?”答:“在給生病的動物們洗澡呀。動物園暫時不開門。”我好想對她說:“動物沒病,是人有病。”

未 完 待 續

只要大家有契合“家就是美術館”這一主題的作品,都可以通過以下方式投稿。入選作品將參與后續3月、4月的線上展覽,并有機會于未來在扉美術館展出。

參與方式

方式一:把你的作品和文字簡述發送至郵箱 fei@feiartecture.com,郵件主題注明“家就是美術館 + 姓名 + 作品名”,并在正文里簡要說明創作的時間和地點,如:2020.02.08 重慶家中。

作品一經入選,工作人員將與入選者進行溝通和確認。

繼續期待大家的作品!

內容轉載自:扉美術館公眾號

編輯:oneman#國旻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56期
2019博物館十大宣傳熱點事件:博物館宣傳的N種方式
一年之間,我們共同見證了博物館發展的諸般光景,弘博網從自身觀察出發,整理出2019年博物館宣傳推廣十大熱點事件,以期通過這些案例讀懂博物館宣傳策略的同時,給予博物館行業宣傳些許新的啟發。
2020-02-04
第255期
熱議 | 盉、罍、鬲、匜、斝……進了博物館卻覺得自己像“文盲”?
博物館有必要在生僻字旁標注拼音嗎?如果有,應該注意什么問題?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決這些由生僻字引發的難題嗎?
2020-01-14
趙豐
趙豐中國絲綢博物館
有限的預算和人力,博物館如何做出更大的影響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設的周期和節點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該如何貫徹到日常工作中?
陳敘良
陳敘良湖南省博物館
七屆“藝術長沙”,博物館舉辦當代藝術的“經驗與策略”
講述湘博舉辦當代藝術展的“經驗與策略”
热博r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