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有限的預算和人力,博物館如何做出更大的影響力?

2020-02-02 來源: 弘博網

對于中國絲綢博物館(以下簡稱“國絲”)來說,2019年是忙碌的一年。全年共舉辦28個展覽,其中在本館18個(包括3個國際合作展)、館外7個(4個國內展、3個出境展);主辦5場學術會議,其中不乏高規格的國際學術研討會;承擔省部級科研項目29個(其中結題15項,完成2項,在研9項,新立3項),全年共舉辦手工體驗類社教活動518場,“絲路之夜”11場,講座74場,研討會2場。

2019年這一年里,國絲不僅受到媒體關注,還引來大量的自媒體傳播。國絲在微博上的話題互動有幾百萬的閱讀量,抖音上也常見“網紅圣地”、“文藝打卡地”的標簽,尤其是關于“漢服”、“時尚”等內容,更是獲贊無數……

這些對于一個長期在編工作人員不到40人的專題博物館而言,是一份非常不容易的答卷。同為財政撥款,人力也極為有限,他們是如何做到這些的呢?本期就圍繞“錢從哪兒來?人從哪兒來”的話題,采訪了中國絲綢博物館的趙豐館長,他給出的核心秘密武器是“一切都圍繞著品牌(IP)建設”。但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設的周期和節點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該如何貫徹到日常工作中?這些卻不是紙上得來的,它需要數十年的堅持、耐心和積累,對時機的精準把握并且積極尋求外部合作。

全業務條線的品牌化運營

博物館一般都需要提前做好工作規劃,進行預算編制、申報,主管單位審核后財政撥款。從表面上看,2019年國絲這些計劃內的預算項目都是歷年常規項目,財政撥款額也相對固定。可是如果把觀察的時間尺度放長,你會發現這幾年來他們的工作是貫穿成系列的,而系列又轉化成了品牌。

比如展覽,國絲有四大主題品牌,分別是絲綢之路、中國時裝、國際時尚以及民族服飾展示。都是以中國絲綢為核心進行拓展,直到絲路、紡織、服裝和時尚領域。

圖表1 關于“絲綢之路”主題的展覽,從2014年絲路申遺成功開始,每年都會推出至少一個相關主題展覽:

圖表2 關于時尚主題的展覽,已經連續開展了9年,每年都有一次中國時尚回顧展,展覽收集當年的時裝設計和時尚理念,既是梳理,也對流行趨勢進行判斷。旨在打造一個中國時裝界展示、發布和交流平臺:

圖表3 國絲館密切關注國際時尚,與世界各地的博物館聯合辦展,這其中包括綜合類博物館,也包括同類型專題性的服裝類博物館,如:

圖表4 近年來民族服飾類的展覽:

社教活動也是如此,如今已形成“絲路之夜”“女紅傳習館”“經綸講堂”“國絲漢服節”“全球旗袍日”“絲路之旅”等六大品牌活動。這其中既有配合展覽的活動、講座,也有影響力頗大的“國絲漢服節”和“全球旗袍日”活動。

圖5:夜場活動有以絲路沿途地區絲綢、服飾、歷史文化為主題的韓國之夜、河西之夜、海絲之夜、冬宮之夜等;也有結合臨時展覽與本館特色開展的漢服之夜、非遺之夜、青年漢學家之夜等;還有科技與時尚主題的AI時尚之夜、吉他之夜、旗袍之夜、迪奧之夜等活動。

國絲在科學及學術研究上自成體系,形成自己的品牌項目。作為國內最大的紡織類專業博物館以及紡織品文物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目前已初步建立起以纖維、染料為核心領域,綜合科學認知、修復保護、傳統工藝三大步驟的紡織品文物保護研究體系。

圖6:經綸堂絲巾(為G20專門設計)

在經營方面,國絲有著高端文創品牌——經綸堂,主打高端絲綢產品。館內的曉風書屋也有自己的形象定位,被網友評為小眾而“顏值逆天”的咖啡館式書屋,吸引了不少杭州市民及外地游客。

圖7:曉風書屋

正是基于明確的定位和品牌戰略,即成為“國際上知名的、具有收藏、展示、教育、傳承和研究完整體系的紡織服飾類專題博物館”,所以國絲從部門設立到各業務條線工作都緊緊圍繞著品牌建設的思路開展。“由品牌來主導館內工作,全館上下就會清晰地知道,哪些可以做,哪些沒必要做,就能把有限的錢和人投入到最合適的地方去。”趙豐館長說。所有的事情圍繞品牌來做,就能讓效果達到最大化,對內培育競爭力,對外加大影響力,既包括國內的,也包含國際的。即使是中國絲綢博物館的館名簡稱,也應該從品牌傳播的角度來思考。經過許多專家和理事會成員的建議,中國絲綢博物館有了自己認定的中英文簡稱“國絲館/國絲NSM”,并邀請中國美術學院許江院長題寫了館名縮寫。隨著中國絲綢博物館影響力的增強,國絲這一品牌形象也會愈加鮮明。

品牌的力量是可以想見的,但品牌建設的過程卻十分不易,國絲能有如今的品牌體量和質量,絕非一朝一夕的事,這一布局從二十多年前就開始了。(相關鏈接:中國絲綢博物館:一個專題博物館的探索與創新之路)

品牌建設歷程


從未停歇的學術耕耘

國絲品牌建設的想法可以說在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醞釀了,那時趙豐是副館長,他的主要精力在絲綢歷史相關的學術研究上;而那時候國絲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如何生存這個大問題。在國絲的地界上,曾被占過地,開過飯店、做過食堂,還因土地問題跟人打了多年官司。

如今回過頭來,那幾年似乎是一段“至暗時刻”,趙豐也沒把握到底能不能把國絲的場館建設完整。可多年的專業學習和訓練,給了他一個單純的念頭,那就是不能放棄自己學習,不管怎么樣,都要在自己能做的領域里做到最好。所以他埋頭學術研究,查資料、看文物、搞研究、出論著、做交流,一刻不停。1997年以傳統織機研究的學位論文拿到了工學博士,此后赴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英國大英博物館等地進行客座研究和學術交流,完成了《織繡珍品》《中國絲綢通史》《中國絲綢藝術》《敦煌絲綢藝術全集(英藏卷)》《敦煌絲綢與絲綢之路》《遼代絲綢與服飾》等中英文重要著作。

今天當被問起,在過往的人生中,最懷念哪段時光?在趙豐心里,還是那段回頭看起來最沉寂也最不確定的時光,也是他最專注學術的時光。那時的學術積累對于他確定國絲以學術研究立館的宗旨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也為今天國絲與外部學術力量的順利合作奠定了重要基礎。

國絲的發展與個體的命運是那么一致,其實沒有白走的路,那些默默的積累會在某個時間點變成機會降臨。早在2000年的時候,趙豐就建起了中國紡織品鑒定保護中心。2007年開始申報國家文物局的重點科研基地,在2010年終于申報成功。這期間他們取得了多項科研成果,2009年“東周紡織織造技術研究”、2016年“脆弱絲織品的絲蛋白加固技術”獲得文物保護科學和技術創新獎二等獎。2009年,由國絲牽頭申報的“中國蠶桑絲織技藝”成功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遺代表作名錄,使國絲實現對“物”的保護研究到“非物質”保護研究的跨越。如今這個科研基地,已開始經常參與國家重大科技政策的制訂。

新的挑戰 新的機遇

趙豐從2009年開始主持全館工作,2010年成為館長,這時國絲也已經基本確定了發展方向和業務框架,可是博物館到底要怎么運營和管理,還有很多難題在等著他。他尋求和中國的時尚界及服裝設計師協會接觸,因為“絲綢”一直是高檔時裝的代名詞。在2011年,國絲舉辦了第一屆時裝回顧展,“時尚”的定位也逐漸確立起來,2013年,國絲又征集了一批西方時裝,時尚板塊日益健全。等到了2016年杭州G20峰會上,完成全方面改造提升的國絲,不僅向中外來賓們展現中國絲綢文化的博大精深,也呈現了更多當下對于服飾的品味及內涵,比如剛建好的 “時裝館”, 展示了中國最近一個世紀的服飾生活和對美與時尚的追求,以及西方時裝400年的發展軌跡、時代特征、服飾風格等。國絲的定位,從此延伸到更寬泛的服裝概念。

圖8:時裝館

國絲的社會教育工作也很早就開始了,早在他們還不確定這個館能不能建起來的時候。因為在他看來,在保護、研究之外,博物館應當堅持向大眾傳播其研究過程、復原織造的技術難點、復原工作背后的故事,使得文物故事更加完整豐富。為此,國絲通過教育活動轉化研究成果,以實現服務公眾、行業和社會發展的目標。不斷開發適合不同類型觀眾的博物館活動及社教品牌,共享研究成果,減少公眾與博物館在文化上、專業上的隔閡,傳播關于絲綢紡織技藝及服飾文化。因此,國絲在2016年杭州G20峰會期間給第一夫人們推出了“女紅傳習館”的女紅織造體驗。2019年,經過三年多的實踐,國絲與中國博物館協會社教專業委員會合作召開了第一屆“博物館手藝傳習”研討會,并和大家一起倡辦了“手藝傳習博物工坊”。(相關鏈接:首屆“博物館手藝傳習”研討會召開,我們該許給傳統手工藝一個怎樣的未來?)2020年3月,第二屆“博物館手藝傳習”研討會將在廣東工藝美術博物館(陳家祠)召開,體現了這一品牌的延續。

圖9: 第一屆“博物館手藝傳習”研討會

在梳理國絲品牌建設歷程中,我們發現時間跨度有20多年,整體思路是不斷更新發展的。那么在品牌建設過程中要注意什么呢?

品牌建設要充分考慮可持續性

“我們在做品牌建設時,首先考慮的是可持續性。”趙豐認為,沒有可持續性、難以延展的事情,是需要慎重考慮的,因為這不利于長期影響力的形成。他以“國絲漢服節”和“國際絲路之綢研究聯盟”的例子,來詳細闡述。

2018年4月中旬,國絲推出首屆“國絲漢服節”,利用館藏文物及學術資源,通過展覽導覽、學術講座、文物觀摩以及文物修復等活動,將博物館資源轉化為觀眾樂于了解、能夠掌握的知識積累,通過文物來實證漢服的形制和傳統,引起了全國漢服同袍的極大歡喜。由此,2019年第二屆“國絲漢服節”在4月的最后一個周末舉行,吸引了更多來自全國甚至是國外的中國傳統服飾愛好者,其中不乏專家學者、漢服團隊、網絡大咖、文博同行以及院校師生。漢服同袍們投入了大量的研究精力和排練時間,在國絲漢服節上登臺亮相。活動不僅獲得了來自業內業外的肯定與好評,更有網友評論為“學術與民間活動的完美結合,為群鳳無首的漢服愛好者們指明了方向”。這個品牌活動就具有很好的可持續性,因為社會、市場都需要一個在博物館與觀眾之間、專家學者與漢服愛好者之間能夠互動交流的平臺,讓喜愛傳統服飾文化的人能夠進行廣泛且深入的參與和交流。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是“博物館作為文化中樞”在社區中發揮作用,趙豐館長就以國絲與漢服同袍的互動來說明博物館在社區中的中樞作用,恰到好處。(相關鏈接:“國絲漢服節”:聚焦觀眾,以物證源,在傳統中永續創新與活力)

圖10:2019“國絲漢服節”

國絲還牽頭組織了國際絲路之綢研究聯盟(IASSRT)。這是一個以絲綢之路沿途紡織品為主要研究內容進行合的學術聯盟,其成員來自近20個國家的30多個學術機構和著名學者,包括大學、研究院、考古所、博物館等。趙豐館長擔任聯盟主席,他在發起聯盟之時就考慮到了這一組織在舉辦相關會議和活動的持續性,設置了年度輪值主席,每年的活動就由輪值主席執行,在不同國家舉辦,提出不同的主題,配套相關的展覽、活動及學術會議。回首2015年聯盟在國絲成立以來,于2016年在杭州舉辦第一次學術會議及配套活動,之后2017年在法國里昂進行,2018年在韓國扶余,2019年在俄羅斯圣彼得堡、克斯洛夫斯克和莫斯科等三地舉辦,而今年2020年的活動將在意大利特倫多等地進行。

這些舉動無疑都對國絲的影響力建設大有裨益,作為主場或發起單位,天然就得承擔一些責任,進行一些合作,慢慢也就建立起了影響力,品牌序列也逐漸清晰,相關業務工作更加朝著良性的方向發展。

除了宏觀的品牌建設,人力及財政的投入又該如何配比,國絲館在人員積極性的調動及社會資源的使用上,有什么心得呢?敬請關注本次推送的第三條推送。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55期
熱議 | 盉、罍、鬲、匜、斝……進了博物館卻覺得自己像“文盲”?
博物館有必要在生僻字旁標注拼音嗎?如果有,應該注意什么問題?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決這些由生僻字引發的難題嗎?
2020-01-14
第254期
熱議 | 展墻變身涂鴉墻?那些博物館觀眾無處安放的表達熱情
2020年的第一天,在迎來了大量觀眾的同時,西漢南越王博物館也遇到了一件糟心事兒。
2020-01-06
陳敘良
陳敘良湖南省博物館
七屆“藝術長沙”,博物館舉辦當代藝術的“經驗與策略”
講述湘博舉辦當代藝術展的“經驗與策略”
鄭茜
鄭茜中國民族博物館
博物館融入社會,從理解社會需求開始
“中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文化展”有什么特色,如何服務于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又能夠帶給博物館哪些思考?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